大主宰TXT > 都市小说 > 都市妖孽狂兵 > 第0547章 狂欢
????入夜之后,位于禾元市区三十公里外的海滩边,升起了好几堆的篝火,在另一边,还搭着七八个大小不一的帐篷。

????把厨具弄好之后,各种新鲜的食物从一辆箱车里一一搬了出来。

????碗口粗的大闸蟹,顶级的雪花牛肉,各种新鲜的果蔬,一箱箱的美酒,还有两只提前腌制好的全羊……

????当全羊架在火上的那一刻,海滩上响起了一阵欢呼声。

????“报告连长,本次聚会报名二十三人,实到二十三人!”盘甲松大声道。

????他们这群人,虽然名义上是个连队,其实很大程度是玩票的,编制都不健全,萧睿本人任连长兼指导员,平时维护纪律的工作,就交给了盘甲松。

????所以,作为一排排长的盘甲松,可以说是汰渍连里一人之下的实权人物。

????但是他能够当上一排的排长,除了他过硬的军事本领之外,也跟性格方面有关,这家伙摆出一副红脸的时候,你吐他口水都没关系,要是摆出黑脸来了,你就是把他祖宗找来说情也没用。

????整个汰渍连加上萧睿在内,一共有三十八人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????当年的一排长盘甲松,如今已经是猎鹰特战大队的大队长,二排长杜克杰也因为出色的表现,成为了少校卫士长,全国安保协会的首席顾问。

????其他的人,有一部分还在军中继续打熬,此时此刻可能正在某处边疆高原驻防,或者在哪里执行什么秘密任务,所以他们是没办法参加这次短期聚会的。

????还有一部分人脱下了军装,或从政,或经商,短短几年的时间,有的已经执政一方,有的已经身家亿万。

????但是不管他们如今以什么身份活着,他们都没忘记自己是汰渍连的一员。

????在当初汰渍连解散的时候,他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交给了萧睿,留下了若有战、召必回的承诺,然后奔赴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????匆匆一别之后,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。

????萧睿的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掠过,仿佛在一个个的回忆他们以前的面孔,和现在有什么区别?

????他们之中,年纪最大的已经三十五岁,年纪最小的,跟萧睿不相上下,但是不管年纪大小,官职高低,财富多少,此刻的他们,都只是汰渍连的一员,甚至当萧睿的视线投向他们的时候,有的人都难以控制的露出一种罕见的慕濡之情。

????“好,大家都很好,来,为了汰渍连的荣耀……”

????萧睿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杯子。

????所有的人齐齐暴喝:“一往无前,百战百胜!”

????“干杯!”

????聚会正式开始了,所有人在此刻都卸下了生活的重担和工作的压力肆意狂欢,他们大杯喝酒,大块吃肉,开起了十几个手机视频,跳脚大骂那些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前来参加聚会的人。

????视频中的人无奈的各种解释:“报告连长,现在我正在喀察库尔边境哨所,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地上,距离禾元市三千多公里,所以没法参加这次聚会了!”

????盘甲松在一边解释:“那哨所驻扎着一只连队,这家伙现在也是连长了。”

????萧睿乐呵呵道:“没关系,国家的安全高于一切,你们辛苦了,来,我敬你一杯!”

????视频里的人举起了一杯茶,眼角有点湿润道:“谢谢连长,身在岗位,只能以茶代酒!”

????“没关系!”

????所有人都对着屏幕举起了杯子:“来来来……走一个!”

????喝完酒之后,萧睿严肃道:“你现在也是连长了,跟我算是平级,要时刻谨记自己岗位的重要,国之领地,寸土不让,谁要是胆敢来犯,给我狠狠的打,打得他们想起来就要做噩梦!”

????视频中的军人庄重敬礼:“是,谨遵连长教诲!”

????接下来的视屏里,是一个身穿警服的人,对方还身处警车之中,语气略显沉重道:“连长,我们这里昨天发生了一起特大刑事案件,一家四口被人谋杀,上级命令我限期破案,所以没办法参加这次聚会,下次有机会补上,抱歉啊!”

????盘甲松解释道:“这小子现在荆湖那边做刑侦大队长。”

????萧睿点了点头,对着视频严肃道:“一定要抓住凶手!”

????里面的警察敬礼:“是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????紧跟着,是一名偏远贫困县的常务副县长……

????跟视频里的人一一寒暄过后,所有人开怀畅饮。

????喝到酣处,他们集体唱起了老掉牙的军旅歌曲,有人唱着唱着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。

????唱完之后,他们开始各种嬉闹,一本正经的划着下流的拳,脱光了膀子摔跤,分成了两队各自抱着一只脚蹦蹦跳跳的斗鸡……

????一个个看起来都如同幼稚的顽童,跟他们现在的身份完全不相符合。

????薛浩然和方孝清一样,如今正在经商,如今已经是一家价值上亿的公司董事长,在能够来聚会的这群人当中,他的年纪最大,按道理来说也应该是最老成持重的。

????但是此时此刻的他,却脱光了膀子在沙地上跳起了已经过时的霹雳舞,惹得众人大声起哄,口哨满天飞。

????他的妻子洪娟正坐在另一边的篝火堆旁。

????下午的时候,她在学校里大哭一场,薛浩然却始终没有理会她,最终反倒是邵英、周可可等人把她劝住了,然后半推半就的跟来了这里。

????此刻看到丈夫的样子,她一脸复杂的表情道:“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他曾经当过兵,更不知道他有这么一群战友……”

????邵英忍不住好奇道:“那你们怎么在一起的?”

????“我家也是做生意的,那时候他在我家的公司里跑业务,后来他当上了我的助理,我爸很欣赏他,后来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,他只说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父亲和爷爷都是军人,思想很封建,因为觉得他不务正业而闹翻了,结婚的时候他家里只有他妈妈和小姨来了。

????之后他决定自己创业,我也支持他的想法,我们自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,他为人豪爽,不管是生意上还是生活上,都有很多的朋友;脾气温和,任劳任怨,对于我的小性子,也一直都很包容。

????但是从前天晚上接了个电话之后,就整个人都变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