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秦素贞登时一惊,不过就在她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,老者话锋一转,“但急也不急在一时,老朽还需要做些准备,顺便遣人去将麻药取来即可。”

????慕容复想了想也就点头道,“如此便有劳了。”

????“你需要什么,我让人给你准备。”秦素贞开口道。

????“其他的也没什么,你让人去我住处将麻药取来即可,另外,如果你能找到一柄削铁如泥的匕首那就更好了。”

????秦素贞点了点头,转身快速走出大厅,童仲也跟了上去。

????李姓老者笑眯眯的看了慕容复一眼,“这丫头领军多年,向来镇定有素,智珠在握,老朽还从未见过她慌里慌张的模样。”

????“哼!”慕容复尚未开口,阿珂却是冷哼一声,“人是她打伤的,她当然紧张了,难道她想吃官司不成。”

????老者嘿嘿一笑,“那可不一样,在这深山老林,打死个人算什么事儿?丫头,瞧你的样子,似乎也很稀罕这小伙子?”

????阿珂脸颊微微一红,随即啐道,“呸,瞎说什么,他救过我,我……我投桃报李,关心他一下也是很合情理的。”

????老者闻言,忽的咧嘴大笑,“有意思,有意思,哈哈哈,小子,你还真是个风流种,有老夫年轻时的几分神韵。”

????慕容复白眼一翻,吹什么牛,说得好像你年轻时候很出名似的,再说了,你年轻时候能有我帅?当然这话他也只是心中想想,脸上则摆出一副谦逊的模样,不言不语。

????阿珂脸颊通红,头低低的,十指绞在一起。

????“不过小子,老朽给你一句忠告,风流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老者捻了捻胡须,却是说出一句令慕容复为之错愕的话出来。

????“李叔这是何意?”慕容复问道。

????老者若有深意的瞟了阿珂一眼,“你有所不知,玉儿修炼的武功极其霸道,常年累月下来,以致性格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变得十分霸道,也就是说,你若跟她在一起,势必是以她为主,此外,最好是趁早断了外面的风流债,否则……后果殊难意料啊!”

????慕容复听后不由目瞪口呆,阿珂则是瞬间大怒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嘿嘿,小丫头,”老者坏笑一声,“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,本来这事也不该我多嘴,只是我见你生性单纯,给你提个醒罢了,免得日后突然遭了什么横祸。”

????“哼……本姑娘又不是没死过,你让她来啊,谁怕谁!”阿珂立即反唇相讥,此刻的她双手叉腰,美目瞪得老大,俏脸微寒,倒还真有几分杀气。

????老者笑着摆摆手,示意不与她争执。

????慕容复呆呆的望着二人,心中颇有几分哭笑不得,且不说他跟秦素贞还什么都没发生,即便发生了,也不可能以其为主,更遑论伤害他别的女人了。

????不过他对秦素贞的来历倒是产生几分好奇,不由问道,“李叔,秦姑娘自称‘秦素贞’,你却叫她玉儿,这是何故,还有她修炼的什么武功,竟能影响心性?”

????其实在江湖上,能影响人心性的武学并不少见,其中较为显着的便是佛道两家和邪魔两道,魔道还好说,大多情况下尚能保持本心,但邪道则不一样,凡是修炼邪门武功之人,心性必定大变,走向极端。

????而慕容复奇怪的是,秦素贞先前所使拳法带着极重的杀伐戾气,有摄人心魄之效,如果他所料不错,这套武功必定是通过杀人来修炼的,杀的人越多,威力便越大,按理说当属邪道功夫,偏偏秦素贞此女一身浩然正气又做不得假,可谓是矛盾之极。

????老者听闻他的问题,却是愕然不已,“怎么,你不知道?”

????“我应该知道吗?”慕容复反问。

????老者眼中闪过一缕疑惑,“你们……你们不是……”

????慕容复目光微闪,笑道,“李叔你可能误会了,我与秦姑娘也才认识一天罢了。”

????阿珂闻言,不禁心中一喜,撇了撇嘴,“听到没有,自作多情。”

????“什么!你们才认识一天?”老者吃了一惊,看看慕容复,又看看阿珂,脸上满是不可思议,秦素贞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,方才的表现足见其对眼前之人动了心,但这时间未免也太短了吧?

????“我……”慕容复张嘴正想什么,忽然,秦素贞与童仲走了进来,手中提着一个药箱,和一把带鞘的精致匕首。

????慕容复立即闭上嘴巴,而老者经过这一会儿的震惊后,已经缓过神来,看向秦素贞的眼神奇怪不已。

????“好了,老朽要替这小子疗伤,无关人等,都请出去吧。”老者打开药箱,取出一些瓶瓶罐罐,这才朝众人说道。

????阿珂秀眉微蹙,不大愿意,不过她也知道,在胸口开上一刀,取出骨头,是一件多么耸人听闻的事,容不得半点疏忽,当即朝慕容复说道,“你……你保重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????说完便转身走了。

????秦素贞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,没有说话,不过就在她转身之际,李姓老者忽然开口道,“玉儿你留下。”

????“啊?”秦素贞怔了一怔,“我留下?”

????“不错,”老者点点头,“老朽需要你从旁协助一二。”

????阿珂闻言忽的转过身来,“我留下协助你,让她出去。”

????老者微笑摇头,“你不行,必须她来。”

????阿珂登时就不乐意了,“凭什么,这女人先前还要害他,万一她……她……总之我也要留下。”

????“你功力不及她,而且她曾多次协助过老夫治病救人,你觉得你比她合适么?万一你一个疏忽,导致治疗失败又该如何?”老者缓缓解释道。

????“我……”阿珂登时哑口无言,事关慕容复的生死,她也不愿因小失大。

????“请吧,郡主娘娘。”童仲适时上前,做了个请的手势,脸上阴阴一笑,口中“郡主”二字咬的极重。

????他已得知阿珂的真名,自然能够联想到沐王府小郡主的身份必定是假的,结合此前章老三遇到这二人的经过,很快便猜出阿珂的真实身份。

????其实不止是他,秦素贞也早就想通其中关节,知道这二人身份有假,但因为慕容复为救她身受重伤,这才一直避而不谈此事。

????慕容复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,朝秦素贞说道,“让你的人不要动她,待我伤好后,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????秦素贞微微点头,扬声说道,“带这位姑娘到客房歇息,不得怠慢丝毫。”

????“是!”童仲略有不甘的应了一声,与阿珂一道出门而去。

????二人离开后,秦素贞将房门关上,而李老头神色也凝重下来,“小子,有件事老朽要事先跟你讲清楚,老朽自从习得这门医术以来,还从未给人开过刀,所以也不敢保证一定成功,如果你还有什么遗言的话,不妨现在说出来,老朽保证一定给你办到。”

????慕容复听后心中大骂,你怎么不等老子死后再说?这糟老头子,分明是想拿老子当试验品!

????当然,骂归骂,他也知道,以这个时代的医术水平,根本找不出一人能十成十做到此事。

????心中如此想着,慕容复脸上微笑道,“我没什么遗言,也用不着那玩意,李叔你放手施为吧,不过这麻药却不必用了。”

????老者一愣,“小子,老夫见过不少英雄豪杰,口口声声的‘生死看淡’,但真像你这般淡泊的,还真没有几个。”

????就连一旁的秦素贞眼中也不乏赞许之色,只差几颗小星星了,

????“狗屁的生死看淡,若非我肉身强横,真元雄厚,又怎敢让你这糟老头子开刀取骨……”慕容复心中腹诽,脸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,仿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????“不过……”老者迟疑了下,“不用麻药,只怕老朽的成功几率又会降低几分的。”

????“无妨,来吧。”慕容复摆摆手,将胸膛挺起,他却是想起,这个时代的麻药对身体危害颇大,容易留下后遗症,尤其是习武之人,身体和感知的灵敏度会急剧下滑,因此能不用就不用。

????……

????屋外,阿珂并没有依言去客房,而是一直在门外等着,童仲无奈,也只好由着她,但他也没有离开。

????不知不觉,小半个时辰过去了,阿珂越等越心焦,“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还没好?”

????“哼,你以为开刀取骨很容易么?”童仲冷哼一声,“你应该庆幸门没有这么快打开,否则就意味着那小子活不成了。”

????“你胡说什么!”阿珂陡然一怒,冷声喝了一句。

????“嘿嘿,”童仲阴笑一声,“你再大点声,他们听不到。”

????阿珂立即反应过来,横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。

????童仲眼中得意之色一闪而过,正想说点什么刺激一下这丫头,却在这时,一个守营士兵跑了进来。

????这士兵看了阿珂一眼,走到童仲身旁,在他耳旁低语几句。

????童仲听后,眉头一皱,问道,“哦?他在哪里?”

????“就在帐外!”士兵回道。

????童仲回头看了房门一眼,沉吟道,“将军有事在身,你将他引到偏殿去,我这就过来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“就劳烦郡主娘娘在此守着了。”童仲朝阿珂说了一句,便匆匆离去。

????“哼,神神秘秘的,还以为我听不到,”阿珂不屑的撇撇嘴,嘀咕道,“什么九公主有难,哪里来的九公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