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主宰TXT > 都市小说 > 亿万娇妻:阎少,诱妻成瘾 > 第325章:她才是他的春药
白姝娆口中的事实,指的自然是白姝妍身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痕迹。
那般激烈的印记,除非她是瞎子,否则应该很难说服自己不去在意!
白姝娆的反应阎夜冥看在眼里,自然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勾了勾唇角,心情似有些愉悦地说了句。
“除了你,我至今没有碰过其他女人!那些痕迹也不是我留下的!”
这下轮到白姝娆瞪大眼睛,难掩内心震惊了。
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
白姝娆惊讶的连话都说不连贯。
阎夜冥心情不错,此时倒也还算耐心。
“我说白姝妍身上的那些痕迹不是我留下的!”
白姝娆闻言,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了几秒,不过却没有在意,而是眨了眨眼睛,摇着头否定道。
“不、不是这一句!”
阎夜冥眸光里闪过几分笑意和宠溺,继而薄唇轻启,吐出一句。
“我说……”
“除了你以外,我没有过其他的女人!”
低沉醇厚而有磁性的嗓音,如同一缕三月春风,划过白姝娆的心头,一下子将尘封了一个寒冬的积雪唤醒,冰雪消融。
“真、真的?”
白姝娆的眼前一亮,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“真的!”
阎夜冥点了点头,话里满是笃定。
“为、为什么?”
心中更加好奇,难不成是有什么隐疾。
可是不应该啊!
看他与她在床上时的体能,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。
难不成……
是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,他的体质特殊,对其他女人石更不起来,唯有她比较特殊……
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他娶她的行为,也就有了解释!
因为……
唯有她,才是他的春药……
但是这样一来的话,岂不是也就间接证明了,他和她结婚并不是出于爱她!
想到这里,白姝娆不由得有些失落起来。
好在厉寒枭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,说出自己有隐疾,或是她与旁人不同的话来,而是摇了摇头,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话音刚落,便对上白姝娆不相信的目光,阎夜冥叹了口气,到底是又奈何性子补充道。
“真要认真算起来的话,工作太忙,清心寡欲,对男女之事不热衷,这些都能算是理由!”
阎夜冥说到这里,紧接着话锋一转,又接着说道。
“不过唯一能让我自己信服的理由,我想大概是时间不对吧!”
阎夜冥缓下语气,声音娓娓道来地说道。
“之前几年的我事业心太重,把所有心思都扑在工作上,连休息的时间都牺牲掉了不少!后来事业稳定下来,我倒也习惯了那种清心寡欲的生活!加上应酬时,包括欧牧尘平日里,虽然没少给我送女人,但是送来的多半是一些为了钱,出卖自己身体的女子!
她们或许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,但终究是不合我胃口,我也更加没兴趣对她们这样的人下手!”
阎夜冥说得隐晦,白姝娆却听得出来,归根结底不过就是一句话,他的洁癖太重,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!
心理上他不喜欢她们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!
生理上他也嫌弃她们染了风尘世俗,世故老练!
不过有个人选,却是例外。
“那沈茜呢?”
白姝娆抬起头,直视阎夜冥的目光,试图从他的眼中找寻出任何心虚掩饰的痕迹,可惜她还是失望了。
阎夜冥的眸光幽邃,里面藏着许多复杂的情绪,但就是没有掩饰和心虚。
也不知道是真的问心无愧,还是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手段太过高明。
白姝娆抿唇思忖着,与此同时,阎夜冥已经敛下眼帘,神情淡漠地开口道。
“沈茜只能算是我妈的一厢情愿!”
就这么简单?
白姝娆眨了眨眼睛,那表情明显就是不相信。
阎夜冥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。
“之前我没有喜欢的人,觉得和谁在一起都是过一生,恰巧我妈又很喜欢她这个人,一心想要我娶她进门做阎家儿媳妇!”
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而已,却已经将他和沈茜之间纠缠不清的起因解释得清楚明了。
白姝娆原本只是在心中怀疑,倒没想到阎夜冥竟然会如此坦白,一口气交代了这么多事情。
倒是坦白得让人不忍心继续问下去。
当然,不忍心只是一时的而已,很快白姝娆便消化完阎夜冥话里的信息,歪着头问了句。
“那后来呢?”
白姝娆一心只想知道后续,一时之间竟是忘了自己还站在门口没有进去。
倒是阎夜冥注意到了,也没说什么,伸手将她领进门,动作再自然不过。
继而在白姝娆还没反应过来前,阎夜冥已经蹲下身,拿着鞋柜上的室内拖鞋帮她换了起来。
一边换,一边说道。
“后来她认识了我哥,得知他是阎家下任家主炙手可热的人选,所以就琵琶别抱转而和我哥在一起……”
阎夜冥事不关己地陈述着,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!
连白姝娆都忍不住打抱不平道。
“你这反应未免也太平静了吧!”
白姝娆蹙着眉头,脸上写满了不赞同。
却见阎夜冥看了她一眼,不置可否地反问道。
“不然呢?她充其量只是我妈给我挑的她认为比较满意的儿媳妇而已,我对她又没有什么感觉,最多只是当她是工作上的下属!应该要有什么反应?”
阎夜冥的声音实在太过平静,白姝娆忍不住对那沈茜生出几分同情!
虽说在阎夜冥的描述里,她确实是移情别恋的那一个,但是……
白姝娆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毕竟之前从沈茜看着阎夜冥的眸光里,白姝娆清楚地看出她眼底有着难以掩饰的爱意。
同为女人,白姝娆自认不会错认。
所以才会对这个往事生出疑虑。
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,不管真相如何,终究是和她没有太大关系。
且她现在还是阎夜冥的妻子,难不成还能以正妻的身份为外面虎视眈眈的女人,打抱不平吗?
若是她真的这么做的话,怕是到时候那些人不仅不会称赞她的大度,反而还会嘲笑她的愚蠢。
想明白这一点,白姝娆终究只是撇撇嘴,聪明的不再继续进行这个话题。
,content_num